全国业余技术滑行公开赛参后感

全国业余技术滑行公开赛参后感
Photo by Johannes Waibel / Unsplash

依稀记得上次参加滑雪相关的比赛应该是2020年年初,也是19/20雪季的尾巴,当时脚踩硬度4的Burton Process参加单板平行回转赛,只是因为报名费200RMB但会送1张3天雪票就稀里糊涂的参加了,当然了主要是以体验为主,毕竟那时候的我换刃刚利索: 第一轮滑的比较小心,虽然成绩不高但是顺利进了决赛。 决赛的时候因为雪质的下降加上内心松懈,一个后刃摔倒后漏了个门,直接被淘汰。 单板平行回转赛的规则比较简单,就是从出发台到终点共有大概十个左右的旗门,选手需要绕行所有旗门方可抵达终点,根据所用时间的多少进行排名。 因为是在西北地区,所以参赛的选手如今看来水平也很一般,并没有硬鞋这种“外挂”选手参加,在当时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刻滑,也就是现在常见的一顺边站姿,参加过那次比赛后给我的内心种下了刻滑的种子。

19/20雪季结束的很突然,在大家还在其乐融融的欢度新年的时候COVID-19突然肆虐全国,很多朋友们开板即封板,不过商家们都开始了直播卖货,我们的钱包还是没有逃离瘪的命运。

接触刻滑

正式接触刻滑应该是20/21雪季,这个雪季从太舞滑雪小镇11月初开板到现在我基本上保持着每周都去滑雪的频率,因为热爱,所以努力;还好我不是个笨蛋,虽然总是对外吹嘘自己“天赋异禀”但是内心很清楚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自己那骄傲的内心和愿意死磕,到雪季末顺利的学会了大回转中回转和走刃小回转,也误打误撞的被朋友们调侃一个雪季滑出了三个风格(JSBA、SAJ和韩系),对于自己的进步还是很开心的,享受着走刃带来的离心力和贴地飞行的快感,刻滑给我带来的快乐无语言表。

说说比赛

IMG_2263.JPG

比赛要举办的也很突然,在之前没有丝毫的准备就收到了要比赛的消息,这次比赛是技术滑行大赛:

与传统的单板竞技类滑雪不同,讲究速度快(高山大回转比赛)、或讲究空中技巧动作(坡面障碍技巧)、或面对超高难度的雪道(U型槽或障碍追逐赛);技术滑行讲究的是滑行姿态、控板能力和在全地域都能运用不同的滑行技巧和回转方式在安全、不易受伤的前提下获得单板滑雪的最大快乐和极大挑战。

一般此类比赛会比三项:中回转、小回转和自由滑,和去年的全国单板技术滑行大赛、前年的亚洲技术滑行大赛用了同一条雪道,当然赛道长度是否有小小的调整就无从而知了。 由于平日里还要搬砖,比赛是在3.9日也就是周六,只能周五中午早早的溜到崇礼,滑一个下午寻找寻找五天没滑雪的状态。 比赛当天用了自己最习惯的滑法,刚开始下来的时候还挺高兴,没有什么太大的失误很稳定的滑下来了,节奏相对稳定,弯型也小

但是听到分数的时候惊了,“为什么这么低?“,后来听到比赛直播的时候在说,”这位选手圈儿兜的太多,并没有太多往下冲的感觉“才想起师父的告诫“平时用的大带转极限小弯的滑法不适用于比赛”。 后面就不用提了,由于比赛是淘汰制的,因为中回转分数太低并没有进入小回转比赛,拿到淘汰名单的时候有点生气,气自己为什么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气到明明会猛男滑法却非要用温柔一刀,冲到华尔兹咔咔一顿暴刻。 最后终于懂了为什么师父强烈要求我参加这次比赛,除了体验技术滑行比赛之外,我能感受到最重要的两点:

  1. 尊重技术滑行比赛规则
  2. 想滑的好一定要均衡发展

其实就算我能晋级到第二轮参加中回转我基本上也会被淘汰,因为没人能走刃从赛道冲下来,这也太他妈陡了,所以大家都会用搓雪小回转滑下来,但是由于之前我特别不喜欢搓雪小回,所以一直没有花时间去练习。 以上,就是流水账式的记录与感悟。

总结

如果用一句话来总结,心碎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