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人在囧途之可囧

2022 人在囧途之可囧
Photo by Darmau Lee / Unsplash

新年的闹钟从初一的早上6:30开始,习惯赖床的我今天也没有例外,"小爱同学,几点了","现在时间,7点15",完犊子,赶紧飞也似的起床从洗衣机里拿出昨天洗烘完毕的袜子和速干衣装入行李箱,洗漱➕洗澡一气呵成出门。

为啥这么着急,因为要前往国内滑雪天花板可可托海滑雪场。

其实对可可托海期待其实一直很高,被身边无数朋友称赞且通过短视频也看到了很多对可可的评价,如果不是崇礼被冬奥霸占了的话按照我的性格我应该还是懒得去的,毕竟交通着实有点太麻烦了;

没有直飞到富蕴的航班,大部分都是要通过阿勒泰或者乌鲁木齐进行转机,不知道是否因为疫情的缘故连转机的机会都不给我:航班竟然没了!

只能飞到乌鲁木齐后包车前往,飞+车的时间应该是会占用12h左右,还不包括去机场,等车,等行李,登机等中间时间,如果不是真的喜欢滑雪谁会愿意这么折腾呢,反正我不愿意。

由于出门的时间因为自己的赖床耽搁了,到机场刚好卡到起飞前45分钟,托运通道在1min前关闭,还好尊贵的国航金卡有时候还是有一丢丢特权,走特殊通道和安排把我的行李重新弄上飞机,上飞机之后一路昏头大睡,一路浑浑噩噩就到了乌鲁木齐。

到乌鲁木齐后疫情管控政策相较于去年彼时的新疆无疑是友好了不少,检查48H核酸并出站的时候强制做一次免费的核酸,毫无疑问疫情的管控已经由第一阶段的强管理变成了可发现、可追踪、可追溯的第二阶段,这里还是得给个大拇指的,如若一个地方并不是通过强管控的手段来控制疫情说明这个地方的管理能力已经上了一个台阶。

取行李的过程就不说了,也遇到一些小小的意外,三个航班的行李从一个地方出,导致大家都以为行李丢了,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拿到行李准备迎接我们包的车。

在包车前往可可托海这段时间里特别不顺利,与民族兄弟们沟通起来确实有点费劲,加上可可托海毕竟才成为国内热门旅游地区时间不太久,整个流程体系化并不成熟,太多的私人运营导致综合能力不是太强。

起因是大家都要去可可托海,所以临时东拼西凑刚好凑够了八个人一辆车,奈何老板和司机并非一人,无人参与管理也非派单制,而且司机进群后除了问了一下大家的时间后都开始建立单点联系,(可能因为群里也有其他时间到的)原本我们的航班是由首都机场T3到乌鲁木齐T2,可能由于北京现在是疫区导致机场进行了管控,我们真正出来的时候是由T3出来的,而之前给司机的信息是从T2出,导致信息不对称;司机的电话也在疯狂忙线中,所以到T3的时候已经比原计划延误了一个小时。

后来由于私人的东拼西凑包车模式,也就是前文说到的无人参与管理也并非真正意义的包车导致在计算过程中遗漏了两人,最后导致车上接了非本群里的两个人,这下问题来了,坐不下了。

后来经过我的一顿猛烈输出,大家勉强挤了挤还是最终搞定了,毕竟虽然大家彼此不认识但是也是一起来的,丢下谁都有点于心不忍。

路途漫长,七个小时,这一路除了睡觉就是看看手机,从天亮开到天黑,很多年没有做过这么久的车了,不禁感慨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苦了。

在晚上22:00的时候到了酒店A,然后我还得去酒店B翻之前快递过来的行李,由于我的行李是和阿海混放到一起的,发快递的时候我在三亚看比基尼,导致我对行李内容一概不知,翻箱倒柜又打了三四个电话终于找到了一些必需品,带着这些东西叫了辆车又送回酒店A,简直不能太心累。

现在1:45分,我在可可托海的酒店趴着碎碎念这些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记录一下,我明天到是要看看你可可托海滑雪场,所谓的国内滑雪天花板到底有多好值得我这么折腾,明天见。

Update:更新一波,可可托海很好,奈何交通实在不便,国内滑雪场天花板级别了吧。